美妆美发

2020年美妆网红富豪,都是酷儿孩们的天下!他们如何努力与粉丝紧密联结的故事。

字号+ 作者:cici800 来源:悠美时尚 2020-06-30 我要评论

纵观历史,化妆一直以来都是许多同志、跨性别取向族群表达自我的核心工具。从变装皇后到被排挤的酷儿(Queer只非异性恋性取向者)孩子们,大多数的酷儿化妆师在以往都只能

纵观历史,化妆一直以来都是许多同志、跨性别取向族群表达自我的核心工具。从变装皇后到被排挤的酷儿(Queer只非异性恋性取向者)孩子们,大多数的酷儿化妆师在以往都只能在私底下才能展现最真实的一面,打造出美丽的妆容,因为他们都害怕被人批判,所以不敢向外界去展示。

Editorial use class="BaseText-sc-19af275-0 Detail-sc-1me9nov-0 Credit-sc-1nf3byq-0 fUdPJl">© Off White Prod/Kobal/Shutterstock

但如今的美妆产业中却充斥着他们的身影,这个行业不再只是由同性或异性恋女性所主导,也不再只是一个由身穿西装的白人男性所经营着。网络世代的美妆风潮正由一个非常多元的LGBTQ+青年族群所引领着。

LGBTQ+族群影响力的崛起

酷儿族群在美妆网红领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由于网络的快速发展,他们在过去的十年里渐渐地占有一席之地。起初,这只是一个他们可以透过YouTube教学展现自己技能的地方,并为他们吸引了一群忠实且为他们着迷的酷儿及异性恋女孩粉丝们,粉丝们也都为他们的作品及才华感到十分赞叹,这样的忠诚度还转化为可衡量的追踪数,进而为酷儿带来了收入。与其他化妆师合作的影片更将有助于增强这一点;很快地,这些从未在公开场合化妆的酷儿孩子们,不仅成为主流美妆品牌的代言人,并且凭藉利润丰厚的自有美妆品牌占领整个市场,更将那些主流的美妆品牌各个击溃。

NEW YORK, NY - MAY 06: James Charles attends the 2019 Met Gala celebrating "Camp: Notes class="BaseText-sc-19af275-0 Detail-sc-1me9nov-0 Credit-sc-1nf3byq-0 fUdPJl">© Taylor Hill

在2020年公布的美妆网红富豪榜上,社交媒体上最成功的美妆网红中, LGBTQ+族群的成员就占了一半。

James Charles

例如在过去四年里,美妆线上文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知名YouTuber詹姆士查尔斯James Charles,他因为一则关于重新拍摄毕业生年监照片的网络内容而爆红,并收到了Covergirl的邀约,邀请他成为该品牌的最新代言人。现在,他已创立了自有美妆品牌,并在YouTube上主持了一个原创系列节目,目的在打造下一位美妆指标性网红,他的净资产估计在900万到1,800万英镑之间。

JamesCharles@IG

JamesCharles

Nikita Dragun

自比利时的YouTuber妮基塔卓甘Nikita Dragun,是詹姆士查尔斯James Charles的闺蜜,现居洛杉矶,同时也是另一位拥有极高身价的美妆网红。她在2015年公开自己的跨性别者身份,她的频道拥有超过300万的订阅者,坦率且真实的记录了她身为美国跨性别移民的所有经历,同时也关注于跨性别女性在美妆方面所面临的困境,以及她将如何补救,正是因为这些粉丝们的支持让她得以推出了自己的美妆品牌Dragun Beauty。

nikitadragun@IG

nikitadragun@IG

Antonio Garza

美国德州的跨性别美妆网红 Antonio Garza,则透过Instagram与YouTube上的产品置入赚进数万美元,她在这两个平台的粉丝总数加起来超过500万。

AntonioGarza@IG

AntonioGarza@IG

Nikkie de Jager

另一位成功的跨性别女性是YouTuber妮基德雅格Nikkie de Jager,这位来自荷兰的美妆网红,从2008年就开始发布线上影片,在2015年因为一段名为《化妆的力量》的影片才开始爆红。截至目前为止,她与美妆品牌Too Faced合作的眼影盘彩妆教学影片,已经拥有超过13亿的浏览量,今年她也公开坦承了自己的跨性别者身分。

这样的成功对酷儿族群们的意义十分重大,因为在过去,酷儿族群很少能获得到这样的成功。即使是那些干劲十足、比异性恋或顺性别的同辈们还要加倍努力的人来说,在传统观念上也会因所谓的「制度」而被拒于门外。但是,趋势预测公司沃斯全球时尚网WGSN的美容总监克蕾儿瓦尔Clare Varga则认为,若是将关键的决定,交由大众去选择时,年轻的酷儿族群或是跨性别者们,也就能拥有平等的权利。她说:「传统的美妆网红对于美妆产业的垄断已彻底被打破,现在多了许多不一样发声者及故事。包括LGBTQ+?族群在内的新世代美妆网红们,以更多元、更广泛的方式去展现并颠覆了整个美妆产业。他们挑战主流的规范与传统的审美标准,远离那些所谓的武断「一刀切」方式。Clare Varga更认为,这并不是在质疑那些传统制式形式的网红们对于当今世代的重要性与否,而只是在陈述 :「他们不再只是唯一能发声的族群了。」

关联度与真实性

虽然有一些美妆网红的成功是基于他们的美貌,以及他们在Instagram上发布的奢华生活方式,但大多数的酷儿美妆网红们能够证明,因为他们与粉丝们之间产生的独特关联性,使他们与粉丝们的连接更加紧密。

美妆YouTuber曼尼穆Manny Gutierrez,又名Manny MUA就是其中之一。他说 :「我确实觉得酷儿网红与他们的粉丝之间拥有一种紧密而牢固的连接,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更加脆弱,也更加开放,能够自然地与世界分享那些我们是谁,以及我们身为人的所有经历故事。」在2020年,真实性与关联度是必要的,不能彻底展现这一点的品牌终将会走向失败。

MannyMua733@IG

如今,因为Manny Gutierrez对于真实身份的坦诚,以及他的化妆教学与挑战,已经帮助他在YouTube上累积了480万的订阅数,并与美妆百年品牌媚比琳Maybelline签下合约。他是一个例子,说明了尽管身为一个如同他粉丝们一般的普通人,只要拥有野心、才华以及成为更好的人的渴望时,就能达成目标。也许他的化妆技巧更大胆、更令人兴奋,因为他与大多数的LGBTQ+族群青年一样,花费了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争取那些其他族群理所当然就拥有的空间而奋斗着。他说:「酷儿们必须非常努力地争取人们接受他们也能化妆这件事,在六年前我刚开始这么做的时候,网络上还没有那么多受欢迎的美妆男孩们。」他说,在这个以女性为主的领域里,当时他仅有的同伴只有Patrick Starrr和被称为@mac_daddy的美妆名人化妆师Angel Merino。

随着透过YouTube与Instagram成名持续成为最可行的成功途径,这个行业的面貌也正在产生改变。像Fenty beauty这样的大型美妆品牌正推出「TikTokhouse」,为抖音的优秀创作者们提供专属的创意舞台,创作出更多与自家品牌相关的病毒式行销内容。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香奈儿时尚伸展台眉彩盘、Bobbi Brown 原生裸色5色眼影盘!」7月必看美妆新品特搜

    「香奈儿时尚伸展台眉彩盘、Bobbi Brown 原生裸色5色眼影盘!」7月必

  • 2020年夏季唇彩特搜!专柜新品排排站「最强新色」总盘点。

    2020年夏季唇彩特搜!专柜新品排排站「最强新色」总盘点。

  • 「GUCCI 倾色绒雾唇膏限量版、香缇卡 2020夏季蔚蓝海洋系列!」6月必看美妆新品特搜

    「GUCCI 倾色绒雾唇膏限量版、香缇卡 2020夏季蔚蓝海洋系列!」6月必

  • 宅家美|「别问我要去哪,我就是要宅在家!」快跟上「宅」网红夏曼蒂,宅家也要拥有 Get Ready With Me!

    宅家美|「别问我要去哪,我就是要宅在家!」快跟上「宅」网红夏曼蒂

网友点评
猜你喜欢